京城大狀師

分類:陸劇大陸 2000 

主演:毛樂 張國立 朱媛媛 陳創 馬以 李嘉存 宋妍 楊俊勇 

導演:張國立 

播放地址

description劇情簡介

第一集 柳繼先喜獲“京城第一狀師”稱號,眾狀師前來慶賀,熱鬧非凡,他兒子柳重言卻心高氣傲,不願沾父親的光,希望有朝一日能超過父親,得到“天下第一狀師”的稱號。 順治皇帝雖為萬乘之君,卻得不到自由和愛情,一氣之下要出家,鬧得宮中雞犬不寧。 柳重言略施小計騙了惡霸的錢去救被惡霸欺負的弱女子,惡霸惱羞成怒,追打重言,重言幸得未婚妻楚君相救才脫身。 螯拜居功自傲,連皇上也不放在眼中,眾臣敢怒不敢言,皇上也懼他三分,與董妃相見也隻有暗中傳字相約。 第二集 皇上在宮中鬱悶,與段太傅私自微服出宮,段太傅帶皇上到他的親家柳繼先家中拜訪,正趕上柳繼先教訓重言,考重言大清律例,重言談吐不凡,令皇上贊嘆不已,兩人結為兄弟。 宮中,皇後為爭寵,說服太後嚴刑逼董妃交出皇上寫的字條,董妃被折磨得死去活來。 皇上回到宮中,想去看董妃,攝政王多爾袞擁兵自重,將皇上擋駕,皇上執意要闖進去,君臣發生沖突,多爾袞借此籠絡其他大臣,欲廢皇上。 第三集 柳繼先一身正氣,想培養一批正直的狀師,可那些學生急功近利,轉投唯利是圖的錢狀師門下,柳繼先感嘆世風日下,重言用計懲治了錢狀師,替父親出了口惡氣。 重言與未婚妻楚君互相恃才傲物,看不慣對方,雙方父母為攝合他們的婚事,使用激將法,讓他們公開擺擂臺比試才華以定婚事。柳段兩家擂臺正打得難分難解,段太傅突受皇上召見,擂臺隻得改日再打。 皇上對自己身邊最親信的太監趙公公被殺而不解,段太傅也不明原因,螯拜一口斷定是多爾袞所為,欲借機除之。 此案嫌疑人一條龍生性好賭,又有前科,現場種種跡都表明他難脫幹系而被判死罪,一條龍母親為救兒子求錢狀師幫助,反被羞辱,轉而找柳繼先,但柳繼先也認定一條龍是殺人疑兇,怕英名受損而不敢接案子,柳重言卻不知天高地厚接下了。 第四集 柳重言為查案,帶著僕人古佳欲到現場驗屍,被拒之門外,正無奈之時,遇到微服的皇上和侍衛佟致遠,佟在順天府暗示身份,官差拱請柳等人入內驗屍,柳發現幾處疑點,不動聲色,估計不是一條龍所為。趙公公的幹兒子趙明等人趕到現,百般刁難柳,皇上也提醒柳,此案不簡單,希望他不要插手,但柳卻認為自己有把握。柳要求順天府重審此案,並據理力爭,使順天府尹不得不答應重審此案,將一條龍暫緩判決。皇上回到宮中,也相信趙公公之死是多爾袞所為,決定與多爾袞對著幹,挑明此事,並要廢掉皇後,立董妃為後,在宮中掀起風波。 第五集 柳重言與趙公公女兒桃雲逛街時遇到未婚妻楚君,楚君醋意大發,與丫環百般捉弄柳重言,令他在桃雲面前出醜,氣得柳七竊生煙。 柳為查兇案真相,夜挖趙公公之墓,剛發現一點線索,趙明等人趕到,將柳與古佳報官,抓進監獄,還連累柳繼先也被抓起來問罪。幸得皇上降旨將他們釋放,但也氣得柳繼先再也不讓重言出門。 桃雲遭哥哥趙明暗算,柳重言才知道趙明是武林高手,懷疑趙明便是殺人兇手,重言與古佳潛入桃雲家探個究竟,卻發現趙明與他幹媽有奸情,此時趙明幹媽有了趙明的骨肉,趙明要滅口,柳重言再次被趙明抓獲,幸得桃雲帶柳繼先及府尹相救。 第六集 趙明殺眾人,大內侍衛佟大人及時趕快,將趙明捉拿歸案,真相大白,正當柳重言擺酒慶賀時,錢狀師警告柳重言別太狂,此案並不那麼簡單,果然傳來了趙明師傅死訊,證明兇手並非趙明,案中有案,柳重言百思不得其解,突然猜出與他結拜的人是皇上,重言到宮中找皇上結案,才發現案子越來越復雜,正欲與皇上研究案情,突然傳來董妃病危消息,經重言查看是中劇毒,董妃死後,皇上便出家,並囑托螯拜除掉多爾袞。 螯拜邀多爾袞郊遊,用計騙多爾袞喝下毒酒,待多爾袞毒發時,得意地告訴多爾袞真相,稱趙公公及董妃都是自己所殺,自己可以獨攬朝政。 第七集 螯拜對外稱皇上駕崩,照遺詔立三太子為康熙皇帝,朝中大臣無不唯螯拜馬首是瞻。段太傅看到朝政太亂,想退隱抱外孫,催楚君與柳重言完婚,楚君不從,時有人自稱是螯拜手下來訪。楚君與丫環出門到街上看柳重言笑話,開始對重言有好感,以香帕相贈,豈料回到家中發現家中慘遭滅門,父母及家人全被殺,楚君與丫環也被追殺。 柳繼先及重言聞訊前往段家查看,發覺是蓄意謀殺,隻是不知楚君死活,重言本想查找,但順天府尹來拜訪,說殺太傅之死涉及國家機密,不得追查真相,重言覺得其中一定有陰謀,柳繼先勸重言出門遊歷,積累經驗。 第八集 重言帶著古佳和一條龍出門,柳繼先千叮萬囑付出門在外小心,也希望重言長點經歷、見識。大內侍衛佟大人因為護送皇上去五臺山時與皇上失散,便四處打聽皇上蹤跡,在一家妓院裡碰到偷兒小柔,小柔將店內嫖客的錢偷走,並將贓物放進佟大人包袱中脫身,兩人因而結識為朋友,佟大人想上五臺山尋找皇上,為行動方便他與小柔扮成叔侄。 皇上在五臺山修行,法號行癡,眾僧人並不知他底細,皇上剃發之後,發誓一生不再說話。柳重言三人一路上又累又餓,途中遇到兩幫會準備打鬥,差點送了命,方知江湖險惡。 第九集 眾幫會為各自利益要爭幫會盟主之位,幫會調停人丁平建議,通過搶彩球方式來定盟主之位,眾人無異議。 重言等人看熱鬧被小柔偷去錢袋,想找小柔要回錢袋及楚君相贈的手帕,反被小柔戲弄,誤打了正著抱到了花球,被眾幫會定為幫會盟主,眾幫會不服,因有言在先,又不得不服,正當重言不知所措時,被前來的官兵以聚眾鬧事而拘捕。在公堂上,重言以雄辯口才讓知縣無話可說,同時贏得眾幫會人的佩服,樹立了威信。重言趁機給幫會定規矩,改良幫會,重言為了尋回被盜的手帳,派手下四處打探,卻找不到小柔。 重言剛剛將萬馬幫和雷霆幫多年恩怨化解,而當初一直做幫會調和人並力推重言做盟主的丁平,卻暗中又挑起兩幫會仇殺。 第十集 古佳勸重言逃走,但重言不願幫會廝殺,隻得請知縣出兵平息,豈料知縣並不理會,重言隻好冒死勸兩幫幫主停止廝殺,發誓要查清這起陰謀。 萬馬幫幫主第二天突然莫名死亡,重言發現幫主是被人謀殺,丁平假裝正義騙得眾人信任,而重言發現了丁平深藏不露的本性,知道他確實不簡單,重言就從雷霆幫幫主妹妹穆琳與萬馬堂堂主相愛的事入手,從中調解,兩幫人卻不吃這一套。小柔終被抓回來見重言,狡猾的小柔用計逃脫,害得古佳當眾出醜。 第十一集 佟大人受重傷多得小柔照顧,身體漸漸復原。重言為調解兩幫之事,不惜冒險兩邊斡旋,在與丁平喝酒時發現丁平的一些蛛絲馬跡,故意試探丁平,丁平果然不簡單,與螯拜有關連。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雷霆幫幫主突然被殺,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,丁平也漸漸露出水面。重言為找小柔要回手帕,反而再次被小柔捉弄,掉入糞坑。 雷霆幫有一堂主欲攜銀私逃,然後突然死去,重言前來處理,發現破綻越來越大,連自己也差點被下毒。如此機警逃過一劫,重言覺得應以退為進,暫時避開一下,剛好抓到小柔,百般報復捉弄小柔一翻。 第十二集 重言正在報復小柔,佟大人趕到,三人相認。重言請佟大人相助解決幫會之事。重言設計假裝陸堂主死而復生,嚇得穆琳的奶媽程苗魂飛魄散,說出真相。原來她是雷霆幫幫主之妹穆琳的親媽媽。但由於丁平恐嚇,她把所有的罪攬在自己身上,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穆琳。第二天她卻莫名被人殺死,事情再度惡化,令重言想不通,將自己倒吊起來想問題,終於想出丁平的種種可疑之處。 重言等人突遭污陷,佟大人被認為是殺程茵兇手,知縣想讓佟大人屈打成招,重言怎麼辯駁也無用,重言等人被打入監獄。 第十三集 在獄中,兩獄卒稱是幫會中人,可幫重言等人逃獄,但重言囑咐他們隻須虛張聲勢,揚言要鏟平縣衙,迫使知縣放了重言等人,隻是不放佟大人,小柔求重言救佟大人,重言不答應,眾人對重言不滿。 重言為佟大人翻案,但苦於沒有證據,要知縣寬限三天,知縣聽了重言的吹捧,答應寬限三天。 重言用計騙穆琳說出真相,找出殺人真兇,在公堂上,重言為了拖延時間,故意大鬧公堂,終於等到了丁平來公堂,重言將丁平一條條的證據擺出來;丁平百般狡辯,重言請出穆琳,道出真相。原來穆琳和丁平是雙胞胎兄妹,丁平被揭穿真面目,惱羞成怒,想殺重言,幸得佟大人相助,丁平錯手殺死穆琳,卻被重言一推之下喪身刀下,所有真相大白。 第十四集 小柔為報答重言救佟大人,信守諾言陪重言一晚上。重言本想報復小柔,折磨小柔,反遭被小柔暗算,被揍了一頓也沒撈著便宜。連錢也被小柔拿走。 小柔與佟大人一起尋皇上,但小柔被人跟蹤,佟大人以為是小柔的仇家,出手趕走他們。重言與古佳、一條龍重操舊業,想替人打官司掙錢,可人生地不熟,沒人幫襯。 小柔再次被人纏住,佟大人出手相助,卻被人施藥放倒,小柔也被擄走。重言他們發現佟大人並將他救醒,一起去找小柔,他們越走越發覺不對頭。原來小柔大有來頭,是當地最有權勢的餘家堡堡主外孫女。小柔為了擺脫表哥的糾纏,同時為了接任堡主位,要重言假扮情侶。 第十五集 原來餘家堡是神偷世家,小柔是第四代堡主傳人,小柔兩個表哥為得到堡主之位,追求小柔,小柔才想讓重言幫忙做情侶,重言本不想幫小柔,但見小柔兩個表哥實在不象樣,才答應幫忙。餘太君堡主想早日傳位給小柔,逼小柔與重言早日成婚,令重言為難。 小柔失蹤多時的大表哥也回來了,隻不過被毀了容,三個表哥的媽媽為各自利益,爭堡主之位,互相攻擊,對重言更是不滿。佟大人突然發覺有人跟蹤自己,決定出去查查情況。螯拜已牢牢將少年康熙掌握在手中,並不時給康熙帝顏色看,令康熙帝敢怒不敢言。螯拜發現佟大人在餘家堡,下令手下榮俊密切監視餘家堡,找到要找的東西就產平餘家堡。 小柔三表哥為了搶堡主之位,不惜用下三濫手法,在糕點中下藥,但糕點被古佳和一條龍吃掉,三表哥竟然動手將小柔打昏,欲強暴小柔。 第十六集 重言無意中發現三表哥欲強暴小柔,挺身相救,兩人回家途中失足掉入陷阱,患難中開始互相有好感。 三表哥意外死亡,從此餘家堡雞犬不寧,餘太君將堡主之位正式傳給小柔,並將一件寶盒交給他,寶盒中卻是一封信,沒等小柔看信,就被一蒙面人搶走,原來信中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。 第十七集 重言夜間看見一黑衣人,想查看一下,卻被人暗算,等他醒來後,被人發現二表哥死在他身邊,眾人認為他是殺手,被送到了官府,經太君擔保,重方才被暫時放出來,並要他查出兇手。豈料太君當晚被暗殺。 重言裝神弄鬼查兇手,借口說餘家祖宗托夢給他要查出兇手,大表哥做賊心虛,露出了馬腳,原來信是他搶的,但命案與他無關,他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餘家堡好,其中有個大秘密,如果傳出去餘家堡就會被滅門,隨之殺出重圍逃走。重言堅信兇手仍在堡內,他與小柔商量好用結婚之用引出真兇。誰也想不到是小柔的大姨媽殺了二表哥、三表哥。 大表哥逃出餘家堡後,向榮俊說出信的秘密,結果被滅口。佟大人回來後,才知道餘家堡發生了巨變,他與重言等人離開餘家堡,重言與小柔都舍不得對方,但都嘴硬不說。重言他們剛走,楚君又找到餘家堡。 第十八集 小柔追上重言他們,楚君也尾隨而至,見重言與小柔以夫妻相稱很不是滋味,傷心而走,卻落入匪徒之手;重言發現楚君被送入妓院,妓院老媽將楚君現場拍賣,重言用小柔偷來銀兩高價買下楚君,但楚君已被嚇傻,什麼也記不起來。為恢復楚君記憶,重言等人裝神弄鬼,企圖以毒攻毒治楚君,小柔想盡各種辦法都不能奏效,其實楚君並沒有失憶,隻是看到重言與小柔關系,不想破壞他們隻好裝失憶。 重言要面臨對兩個姑娘的選擇,讓他左右為難。 第十九集 重言在兩個姑姑間,順了這個情,又失了那個意,小柔醒意大發,楚君也覺難做,隻好不辭而別了。小柔追上楚君,兩人推心置腹,結為好友。楚君告訴重言,妓院攀花樓是個魔窟,重言派古佳和一條龍前往探視,落入虎口;重言見他們久而未歸,報了官,將二人救回。但重言見縣官處處維護妓院,懷疑他與妓院有關,決心查個水落石出,縣官發覺重言對他不利,派人暗殺他們。 重言扮閻羅王,古佳和一條龍扮黑白無常,將縣官與老媽押來,嚇得兩個人如實招供罪行,懲治了他們。重言等人來到五臺山找出家的皇上,盡管主持說沒這個人,重言卻從他們的神態中覺得其中有疑點,待再查時,主持說那個人已死,令重言感慨萬分。 第二十集 重言等人惆悵而去,想回京城,豈料楚君神情大變。眾人隻得繼續遊歷,可兩年來一直無所作為。某日路過集市,碰到兩人爭執,而縣官又糊塗判案,重言挺身而出,憑其才智,聰明斷案,結果暴露行蹤引來殺身之禍,滾落山崖才逃脫;楚君才突然醒悟,說自己並沒有失憶,將自己的遭遇說出來,說出父親被殺的原因,並說出小柔的身世,小柔原來是螯拜和皇後的私生女,眾人大驚,小柔得知自己身世不知所措,不願這是事實,傷心獨自離開眾人。重言依照小柔的性子,估計她去京城查自己的身世,就奔京城找小柔;同時也想回家看看,親人團聚,重言心裡還惦記著小柔。 螯拜惡行已引起許多大臣不滿,柳繼先也暗中查找螯拜罪證;但螯拜隻手遮天,對他尚無辦法;康熙帝在其他三位輔政大臣勸說下,宣布親政。 第二十一集 螯拜百般阻撓康熙帝親政,但皇帝主意已決,螯拜隻得答應。重言帶楚君到順天府替楚君一家慘死鳴冤;消息傳到螯拜耳中,便令榮俊解決,結果誰也不敢受理此案,重言也挨了打。小柔為查明自己身世,用計混入螯拜府中做丫頭。柳繼先請來朝中威信極高的十皇爺商議,十皇爺氣憤地要參螯拜一本,但十皇爺並不是螯拜對手,反而引來殺身之禍,死於非命。 小柔給螯拜送湯,差點被螯拜手下認出,小柔機智騙過,趁機和螯拜親近,引起螯拜心思,想起自己私生女。康熙親政,螯拜在親政大典故意找碴。 第二十二集 螯拜以黃河水泛為由,將眾人帶走,弄得大典冷冷清清,卻更堅定了康熙除螯拜的決心。柳府來了刺客,一條龍母親慘死刀下,使柳繼先重言等人覺得危險開始逼近,在佟大人的引薦下,重言與康熙相識,兩人以朋友相處,柳重言在太皇太後面前慷慨陳詞,大談治國之道,反而惹怒了皇太後,被抓起來,次日處斬。 第二十三集 重言被押付刑場,螯拜親自來監斬,眼看重言人頭落地,皇上突然駕到,執意要放重言,與螯拜較勁,逼得螯拜無可奈何,放了重言。重言與康熙商討治螯拜方法,仍牽掛著小柔。小柔與螯拜父女相認,螯拜說漏嘴,讓小柔知道皇後是自己母親,小柔難計接受這個事實,不願留下,螯拜怕小柔出去會暴露這個秘密,下令將小柔關起來。 皇上與重言設計抓來螯拜親信榮俊,嚴刑逼供,使他招認。敲山震虎,螯拜威脅太皇後,要放了他親信,處置佟大人和重言,太皇後無奈同意。 皇帝本想向太皇後報告螯拜之事,但太皇後覺得還鬥不過螯拜,勸皇上不要與螯拜作對。重言也受到父親的勸阻,勸他要忍耐,突然太皇宣柳繼先進宮有事商議。 第二十四集 太皇後勸柳繼先阻止重言等人不要動螯拜,恩威並施,讓柳繼先無話可說。 柳繼先不惜以斷絕父子關系來勸重言,但重言為維護律法尊嚴,毅然離家。皇上帶著重言等人到順天府告狀,消息傳出,朝野震驚,螯拜趕快籠絡八旗旗主,告知他們皇上欲廢八旗各項特權,要八旗旗子弟自食其力,挑唆八旗造反,欲取皇上而代之。 由於順天府、刑部都不敢接皇帝的狀子,螯拜提議由八旗旗主來審理此案,皇上答應。螯拜竊喜;到公堂上,柳重言才發現螯拜請來了父親柳繼先做狀師,重言一時不知所措,先輸一籌,回到家中,父子各持已見,反目成仇。 第二十五集 公堂上,從趙公公案開始,重言指出螯拜是兇手,但各項證據證人都被柳繼先駁倒,又輸一場,重言唯一的希望放在螯拜的親信榮俊身上,隻要榮俊不翻供,就有機會贏得這場官司。再次開審,重言說出螯拜與皇後私生女之事,眾人聞言大驚,但再次被柳繼先駁倒,重言隻好傳榮俊出堂,豈料榮俊在堂上反口不認罪,反誣陷重言等人,重言再輸一場。 小柔乘螯拜贏了官司慶賀時逃走,剛好聽到螯拜要殺重言的話,大驚,忙找到重言,果然殺手追到;混亂中,榮俊被殺死,小柔也重傷而死。 佟大人找到行癡和尚,佟大人將知癡帶回宮中,八旗旗主見狀大驚,康熙帝見父親,淚如雨下,終於感動順治帝,答應出來作證。 螯拜聞言大驚,忙暗中準備發難。順治出現在公堂上,指證螯拜所做種種罪惡,柳繼先也當堂指證螯拜罪行,群情激奮,當場將螯拜擒拿歸案,天下太平。重方與楚君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like猜你喜歡

Copyright © 2020